电脑版
返回

搜索 繁体

风流士

风流士的全部作品集

春风满度玉门关

PO18 / 排行榜 完结

这是一篇人妻出轨纪实录,
一天之内,和亲弟、老友、丈夫、公公、亲儿轮番打炮,
一隐晦言蔽之:女人乳头全日没停过挺起

感到湿滑温热的舌尖在隙缝之间来回舔弄,我全身如遭电极,遍体像有无数蚂蚁在乱爬,下体又酸又痒,张开的双腿开始颤抖不休。他很清楚,我对这一招最没抵抗力。

理所当然地,发软的双腿无力抗衡野性的侵袭,内裤被脱掉了,发抖双腿被蛮力张开,一个女生最重要最私人的地方,毫无保留的在自己亲弟面前展示,我羞愧得无地自容,只懂用手掩着面孔。
蜜穴的腔肉紧密地包裹着弟弟的性器,早已潮水满渠的阴屄紧缩地摩擦着硬挺的肉巴。阿友不停将我翻来覆去,用不同的姿势来进攻我,我竟然毫不羞赧显示自己的愉悦与情欲之余,还不自禁的扭动身躯迎合他忽起忽落的抽动节奏,淫态尽显的配合着。

「哈哈!嘴硬什么?下面都已湿透了,来!让我吃吃!」智桦脱了我的内裤甩在一旁,抽起我一条腿就往中间处吻!

挑逗慢慢延续至下身,智桦托住我臀部轻轻地揉捏起来,跟着慢慢开始轻抚缓揉、向内挤紧、向外掰开,然后用舌尖旋转深入从没被人触碰过的肛门。我完全臣服于他变化多端的调情技巧,在舌头的搅拌下,我身体里面的火在那一瞬间燃了起来,愉悦与情欲交煎,春心荡漾,酣畅淋漓,阴核兴奋地勃起,臀部自然地摆动,反复呻吟呢喃。

他双手抓向我乳房,我勉强挣扎:「不……不行……」

他露出当了海员三十年的壮硕身躯,还有令人意想不到的雄伟器官,青筋暴现的展露在我眼前,我顺从地用小嘴和舌尖迎接,香舌绕着龟头转圈,然后放进口内含吮,完全没有翁姑伦理间的难为情。
他张开我双腿进入我体内,我双手拥着他颈背,用迷糊的眼神和他柔情的目光黑暗中对望,扭动下体让他全力抽动。
没有情色故事的剧情与对白,也没什么顺从或反抗,一切就是这么自然与顺理成章。

我很清楚,儿子是有预谋的胁迫,烂醉的丈夫就在旁边,无论如何也不可惊动他,这刻气氛很熟识,有点像二十年前弟弟占有我的那一晚,我认知到,今晚我是如何也逃不掉的了。
被儿子分开双腿津津有味地舔吻最私人最羞耻的地方,母亲尊严点滴不存,难堪之情无以复加,一阵颤抖,阴道不自控涌出大量爱液,小智先是一愣,继而用力吸啜吞食,吃得我浑身酥软酸麻不堪,双腿夹紧儿子的头,喉头发出淫靡的吟咏。
不知是痛林还是羞辱从下而上传上来,肉体深处如花蕊绽放般迎接儿子巨物的进入,虽然近亲相奸已不是初次,但和亲生儿子交合……
小智一时粗暴地揉捏着妈妈的乳房,一时又狂暴地的乱抓,一时又贪婪地吮吸两点樱桃。我快活得蛇腰款摆,扛在他肩上的两腿使劲摩擦着他的肩胛,壁上的嫩肉紧紧蠕动夹磨他的肉棒,尽我所能的迎合他取悦他。
标签: 簡體版 / NP / BG / 現代 / 肉文 /

唐僧传:唐僧原为仙女身,一路被肏取真精

PO18 / 排行榜 完结

什么?
唐僧是女的?
她的淫水还能提升修为?!
大家伙儿还不赶紧上!上了她!!
~简介~
十五.
沙陀的唾沫果有奇效,舌头过处,玄奘的痛楚大减,几个撕裂的伤口亦随即结焦生肌。
『呀……不!……不要进去!』玄奘忽地挣扎着叫,原来沙陀的舌头竟然抵着菊花洞,还钻了进去。
沙陀没有理会,舌头继续往深处钻去,钻得玄奘失魂落魄,娇哼不绝,隔了一会,才抬头道:『还痛吗?』
十四. 卷帘将军
---
玄奘下水后,喝了几口水,便人事不知,醒来时,已是置身在一个很大,也很奇怪的房间。
房间分作两半,一半布置得富丽堂皇,家具齐全,好像大户人家的卧室,另外一半却像刑房,墙上挂着枷锁绳索,皮鞭火烙,和一些看来是刑具的东西,此外还有刑床木马,叫人触目惊心。
玄奘发觉自己浑身湿透,怪不舒服,坐了起来,游目四顾,赫然看见一个脸目狰狞的壮汉坐在身后。
---
『卷帘将军……?!』玄奘蓦地记起天下往事,这个卷帘将军就是差点与自己苟合的天将,给人撞破后,自己不该害怕受罚,诬他用强,天帝分明知道真相,竟然不管沙陀呼冤,立即打下凡尘,然后才揭破自己的谎言,现在看他余恨未消,要是知道自己便是当日的紫薇仙女化身,恐怕凶多吉少。
---
『说!』也在这时,沙陀指头一紧,便强行捣进紧闭的肉唇中间。
『哎哟……你弄痛人家了……』玄奘哀叫道。
『告诉我,妳有多少男人?』沙陀掏挖着说。
『没有……我没有!』玄奘嘶叫道,玉手已经探进沙陀的裤头里。
『像妳这样的浪蹄子会没有吗?』沙陀怒喝一声,把玄奘推了开去。
---
沙陀在掌心吐了一口唾液,抹在鸡巴上,然后奋力刺下。
『哎哟……!』玄奘惊天动地的惨叫一声,杀猪似的叫道:『痛……呜呜……不是那里!!!呜呜……痛死我了!』原来沙陀竟然刺进了屁眼。
『开苞当然痛了。』沙陀哈哈大笑,残忍地说:『现在只是进去了龟头,还有许多没有进去哩。』
『不……呜呜……为甚么要这样……呜呜……悟空!…八戒,快点救我……你们在那里?』玄奘尖叫道。
十二. 猪精天蓬
高员外只有一个叫做香兰的独生女儿,长得貌美如花,高员外不想女儿远嫁,又虑庞大家业无人继承,遂于去年招赘了一个名叫朱天蓬的汉子为婿,以为可以安享晚年。
这个朱天蓬初来的时候,还能循规蹈矩,可是过了几月,便原形毕露,不仅好吃懒做,还贪淫好色,只要兴之所至,不管白天黑夜,也会搂着妻子回到屋里宣淫。
朱天蓬笑嘻嘻地脱掉裤子,握着跃跃欲试的鸡巴说:『不要以为这家伙短小精悍便没有用,他也能让妳快活的。』
朱天蓬那家伙只有四五寸长短,与悟空相差甚远,可是粗如儿臂,彷如一根捣面杖,却是说不出的恐怖,骇得玄奘一手掩着胸前,一手按着腹下往后退去,无奈后边便是床角,根本无路可逃。
『可是要我强奸妳么?还是要我再念迷魂咒,把妳迷奸?』朱天蓬在床沿坐下说。
十一. 绳缚淫辱
---
清风清月一起动手,抱起捆成粽子似的玄奘,吊在半空中,其间自然少不了上下其手,最可恶的是有人还把指头探进肉缝里,狠狠的掏了几把。
---
『缚得这么紧,是不是要挤爆她的奶子?』长春怪笑道。
『如果她不说话,岂净是挤爆奶子。』黄珠使劲拉扯着手里的绳子说:『屈起两条腿,就像盘膝坐着的样子。』
『是这样吗?』清风清月搬弄着玄奘的粉腿说。
『不!!!呜呜!!!痛呀!!!!』玄奘哭叫道。
---
『原来这样。』长春恍然大悟道,原来粗糙的绳结刚好压在肉缝上,玄奘自然不好过了。
『这是股绳!!!。』黄珠格格娇笑,掀开娇嫩的肉唇,硬把绳结塞了进去,道:『每天添上一个绳结,看她能熬多久。』
『妳能熬多久呀?』长春笑嘻嘻地搓揉着贲起的肉丘说。
『不!!!呜呜!!!说!!!我说了。』玄奘苦不堪言地叫。
九.
---
『大士说妳是仙女下凡,与我还有一段孽缘,理应助妳取经的。』悟空没有回答,改口道:『妳究竟是甚么仙女下凡?』
『我!!!我不知道。』玄奘粉脸一红,装傻道。
---
悟空扯下骑马汗巾了,当他的指头拨弄着肥美的肉唇时,玄奘更是浑身发软,站也站不稳的倒在地上。
悟空借势压在玄奘身上,从虎皮裙抽出长满金色细毛的鸡巴,探进衣下,磨弄着粉红色的肉缝。
『呀!!!走开!!!呀!!!不要!!!出去!!!天呀!』玄奘杀猪似的叫,毛刷子的鸡巴进入娇嫩的肉膣里,却是又痛又痒,不知是苦是乐。
八.
---
『今天是月半了。』发现玄奘还在发敳,敖少光继续说:『妳记得月半要干甚么吗?』
『月半要干甚么?』玄奘茫然道。
『月半要喂我。』敖少光诡笑道。
『喂你?』玄奘记起了,急叫道:『不,不行的。』
『如果妳不喂,我会打回原形的。』敖少光叹气道:『打回原形事小,最怕那时我会兽性大发,那便耽误妳西行取经了。』
---
敖少光没有变回人身,还是马儿模样,站在玄奘身前,马头俯下,藏在她的股间,吐出诡异奇怪的舌头,锲而不舍地在肉洞里乱钻,可真奇怪此女还能熬下去。
玄奘是熬不下去了,粉背努力压着身后的山壁,合在一起的玉掌不知甚么时候,已经移到胸前使劲地搓揉,诵念的经文也是乱七八糟。
七.
-----
这也难怪的,两个健婢虽然把玄奘从木架上解下来,却又把她大字般缚在床上,还在腰下壂上软枕,光裸的牝户朝天高举,就像那天给吴真污辱时一样,使她知道那个甚么龙公子进来时,便难逃受辱的命运。
玄奘不仅害怕受辱,更害怕的是吴真明言,如果自己不答应当娼,以后便绑着自己接客,那时可不知怎样活下去了。
-----
『万花楼只有男人和女人,那有甚么出家人在家人的。』龙公子笑道:『而且秋娘说妳是天生的淫妇,当婊子是理所当然的。』
-----
『不!!!不要看!!!呜呜!!!求求你不要看!』玄奘歇斯底里地哭叫道,却也明白不能使他住手的。
神秘的肉洞给龙公子张开了,尽管他不像吴真等那么粗暴,没有带来撕裂的痛楚,玄奘却是泪下如雨,知道这些只是开始,更难堪的羞辱还在后头。
-----
过了许多年,万花楼众人也不明白他们如何离去的,龙公子从此也再没有踏足那里了。
-----
『要太子快活,便要善用嘴巴!!!。』鱼精趴在敖少光身下,檀口轻舒,便把那根腌臜的肉棒含入口里。
-----
塞在牝户里的丝帕给敖少光抽出来了,玄奘不禁松了一口气,因为刚才鱼精有心作贱,硬把大半块丝帕塞了进去,不仅填满了整个肉洞,也涨得她透不过气来。
-----
泪眼模糊里,看见敖少光吐出舌头,玄奘隐约猜到他要干甚么,心里又羞又怕,接着发觉吐出来的舌头不类常人,除了舌尖分叉,还愈伸愈长,少说也有三四尺短,禁不住尖声大叫,身体更是害怕地没命扭动。
『不!!!不要进去!!!!』玄奘恐怖地大叫道。
六.
-----
『长得漂亮是不消说的,一点也不逊于本楼三花,最难得的是她天生荏弱,就是八十衰翁,也能使她要生要死,高潮迭起的。』吴真夸张地说。
-----
吴真取出一根姆指粗幼的小毛棒说:『不过老吴看过,也用这根小家伙试过,抽插十多下,她便尿了。』
-----
『能的,她的淫核大如鸡子,棒子进进出出时,怎样也能碰得到,你说她会多么快活。』吴真绘影绘声道。
-----
『暂时她还没有名字,姑且叫她小淫妇吧。』吴真双掌互击道:『带小淫妇出来见客。』
四.
-----
玄奘触电似的荷荷哀叫,紧缚着的四肢也没命地在桌上扭动
-----
『你知道吗?这样的女子淫核特大,也特别敏感,随便碰一碰便淫水长流,春情勃发,天生是床上的弱者,没有男人不喜欢的。。』老大怪笑道:『当年我碰见那个婊子,已经四五十岁,夜渡资还是贵得很的。』
-----
惨遭轮暴已经够苦了,更苦的是在他们的摧残下,尽管知道不对,玄奘乐极时,还是忘形的大呼小叫,难免暗恨自己不知羞耻。
三个恶汉却以此笑乐,还以小淫妇相称,更使玄奘羞得无地自容,恨不得能够一头碰死。
-----
『卖入窑子之前,大家当然要乐个痛快的。』老三淫笑道。
标签: BG / 同人 / 古代 / 奇幻 / 暗黑 /

沐妤的悲惨生活

PO18 / 排行榜 完结

她是从大学毕业才几个月的职场新鲜人,
却被一伙强奸惯犯无情的打破了她的青春活力,
强奸X轮奸X羞耻调教
【初夜X无助】
潜伏在家里的淫魔/被入珠的大肉棒背入式破处/发泄后被像破旧玩具一样任意丢在一边
就在李松插入的动作一次比一次剧烈时,沐妤的阴道已经因为被肏的麻
痺,而感觉到的痛楚一次一次的减低,反而是一股说不出的骚痒感,随着一次又
一次的碰撞,由子宫深处不断传来,原来这是钢珠正持续的在擦磨着她的G点所
造成的反应。那种G点被远比肉棒坚硬万倍的钢珠不断碰撞所带来的快感,是连
已经被千人骑、万人肏的老妓女也无法忍受的感觉,更何况是还没被碰触过G点
的小处女呢。
【迷惘】
被淫魔夫妻羞耻凌辱/被假阳具调教露出淫荡本性/发誓做主人的终生性奴隶//处女也能被摸两下就湿了?/帮我把她的阴户张大一点/原来这个骚货是一碰就爽
叶甄用震动着的假阳具在她肉缝前后轻轻摩擦,并不时的去碰触沐妤已
完全突起的阴蒂。
「求求你...不要再折磨我了...还差一点啊...让我泄出来吧..
.」沐妤无助的嘶吼着。
【高潮】
双龙入体/口交肛交双穴破处连开三苞/被注毒品母猪催情药强奸/肛门扩张器残忍压到底/塞着扩肛器被灌肠
林可生自己也知道自己是个性变态,女人的快感从来不曾引起他的快感,能
让他获得快感的是女人的痛苦哀嚎与无助的呻吟。
因此他猛力拔出阴茎。
「不要!不要这样!」突然失去肉棒的沐妤,好像突然之间由天堂掉到地
狱一样。
「快给我...快给我...我还要啊!」沐妤一面哭,一面不停扭动屁
股朝林可生的肉棒挺去。完全就像是被打了催情剂的母马、母狗一般毫无羞耻的
索取着异性的阳具。
【反抗】
用淫水把酒瓶装满/插着酒瓶被剃阴毛/被藤条抽脚掌心/当着学姐老板的面被玩弄/鬃毛穿乳刺阴/烟头烫阴蒂/四根畸形鸡巴的假阳具/通身羊眼圈的假阳具/高雅人妻心理防线羞耻奔溃
当刀口刮过最敏感的阴核,沐妤立刻被刺激的全身剧烈颤动,双脚再也无
力维持掂着脚尖的状态,全身重量都压在酒瓶上,让原本只能接受瓶颈的小穴,
猛得被直径六、七公分以上的瓶身也侵入了,造成的疯狂兴奋程度,似乎像是连
身体里所有的水分都要泄出来一样。
标签: H / NP / SM / BG / 暗黑 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