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病重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自那日合离的话说出口,一家子从上到下都战战兢兢。

楚妙菡心中郁闷之气却长散而去,之前,日子是过得下去的,心坎缺从来不平,以物役我着,逆固生憎,顺亦生爱,与沈今这辈子的缠缚终于解脱。

徐贵兰自知惹了祸事,日日来她房里伏低做小。

“夫人,是奴的过错,都是奴把爷害成这样…”

正看书的楚妙菡受不了徐贵兰的婆妈,出生打断她。

“行了,你下去吧,这哪里有你的事儿,有时间在我这里婆妈,还不如去照顾二爷的腿,省的落下病根儿,还怎幺当家。”

船上待了几日,妙菡靠岸采买时下船走走纾解郁气。

隔壁善桂的病又越发重了,请来大夫,开了几

一剂又一剂的方子。

船上这几日的大夫逻辑不绝了,药香弥漫,人人愁的像钱袋子掉进海里。

离越州之日越发近,合离之期也近在眼前。

夏复自那日听说之后,只觉得人生苦楚,大半都是失意之举,妙菡此举未免太过仓促,想着去提醒几句,他的妻又缠绵病榻,然这夫妻之事不足为外人道也,身份如此,世事如此。

徐贵兰被赶过去,依然天天来请罪,“夫人,沈家不能没有你啊。”

楚妙菡梳妆去看隔壁的善桂,临走之时说,“你自个儿情愿来,还算有些觉悟,二爷让你来,那就大可不必,成日里指着女人过日子算什幺?”

善桂穿着袄儿,已经到九月了,日子虽冷可也不至于穿这幺厚,她近来身上总觉得发冷,脸色发暗,唇色发白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newhaitang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