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奈何天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临近越州,沈今的心越发无力焦灼。

妙菡在酒馆里训徐贵兰的时候,他腿疼难忍,小时候阿娘说他是玉做的凤凰,一点苦都忍不得,那天又觉下人都在,心疼徐贵兰没脸。

往日的时候,他都是由着妙菡教训。

他父母操持沈家的家业,身子不好,早早去了,着急忙慌娶了楚妙菡进门,进门的时候就知道妙菡不喜他,不喜他成日招猫逗狗,饮酒作乐,不喜他不思上进,耽于美色。

父母倒是很满意,临走之际的遗言,是将全副身家都交给了楚妙菡,他若做出什幺混账事,可请家法,又说保不住家业,可变卖家产返乡,一生平安顺遂才是正理。

妙菡也做得不错,他在外面只要不生事,也不拘了他。

瑞王要钱的事,是他糊涂。

可合离,他从来没想过,日子嘛,谁都是这幺过下去的,哪有女人要合离的道理?

徐贵兰日日劝他,他心爱徐贵兰,她胆小怯弱,小时候被勾栏院儿的人教诲,自小吃苦,她是一只花,只能依附着他这个人活着。

可沈今自己也是朵花啊,都是系甲的藤萝,谁又比谁强?

所以徐贵兰安安分分,他也成日的做小伏低。

在他矮檐下,怎敢不低头。

富来也劝他,“夫人规矩大,驭下有方,虽嘴里尖快,可…这幺些年,爷也不管账上的事儿,为您不知省下多少烦忧,姨娘虽好,却也只享福,不共苦的…”

沈今瞪他一眼,“谁说姨娘是这样的,二爷我也是家里传承的,我就不信我管不了账。”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建议使用【Firefox火狐浏览器】or【Chrome谷歌浏览器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newhaitang.com

(>人<;)